当前位置: 首页  >> 文学  >> 小说阅读  >> 查看详情

【连载】抗大风云(26)左武琮

来源: 财经资讯门户网  日期:2019-04-10 16:49:36  点击: 
分享:
第十四章  野岭野夫性不野,德馨震倾淑女心
(二十六)
当野狼弓腰瞄准白小燕一个腾跃时,一声清脆的枪响,恶狼随枪声摔倒在小燕身旁。
击毙野狼的猎人,高兴地跑来抓取自己的猎物时,意外地发现野狼旁边荆丛中趴着一个人。 
猎人伏身看时,见她满脸血污没了气息。他利落地把死狼、猎枪斜挎在腰背弯腰轻轻抱起小燕,小心翼翼地向野岭攀登。
猎人抱着小燕爬上野岭,钻进山洞把她放在草铺上。扭身对着发愣的老妇人道:
“娘,快烧火!熬点灵芝、鹿角汤救人!”
老妇人急忙起身,去往灶里拢了柴,打着火,放在茅草窝,用竹筒吹着,冒着缕缕细烟、浓烟,把火吹着了,大把地烧着火!
猎人从墙壁上摘下灵芝、鹿角、飞快地切着。
灵芝汤熬好了,猎人把小燕拦在怀里,他妈妈用竹匙喂着,才始都流出来,慢慢地能咽下了,猎人母子俩都松了松紧绷着的心
昏迷中的小燕微微睁开双眼,停止了咽汤怔怔地看着,看着。
突然,她一下竹碗打飞,从猎人怀抱里挣脱坐起,狠狠地照猎人脸上打了一掌,怒忿忿地逼视着猎人:“狗东西!要崩就期,要砍就砍就是了,谁吃你那臭东西.....”
猎人摸着脸仍是满脸好意地望着她。
猎人的母亲拾起空竹碗怜恤地解释说:"“囡囡哟,我们也是受苦难的好人家啊!不是坏人。不会害你.野娃子从狼嘴里把你救出来,抱回我这山洞,烧了灵芝汤喂醒你,别怕,我们母子没赖意害你
小燕清醒些后,发现这不是日蒋关人的监狱,是个山民的山洞。洞壁上挂着猎枪和各色各式的兽皮,洞顶上吊着几束玉米棒,黄详洋的像几束大花和官灯;还有红焰焰的辣椒,洞里壁根,垒着几垒北瓜、豆角,还堆着红白圆润的蔓菁和黄金色的萝卜。一---这一切告诉她.这是一家纯朴勤劳的山民。她充满仇恨的心开始平静下来。
然而,当她抬头正眼看猎人时,吓的差点喊了出来。她见猎人的头发似荆蓬草棵,糟乱中夹杂着树叶杂草;下颏的胡须和蓬发联结在一起,包着一个黑方的脸和丰厚的嘴唇,副浓长的英雄砍刀眉,技裹着一身生兽皮!小燕怯怯然望着他!
猎母安慰道:“囡囡别怕,这是我儿野娃,因为山上没得布,披一身兽皮,看着他野,他心可不野哟!就是他打死狼把你救到山上的啊! .....
猎母又安慰道:“看你浑身血啧,我野娃会治跌咬,创伤,你安心的在这养,他会给你治好。”
白小燕听了又信又疑惑地躺回草铺上,不知不觉又睡着了。
睡梦中有狮子、老虎、狼等一群野兽在追捕她,在狼咬住她腿喊叫着惊醒,又觉着腿上、胸脯剧痛。
猎人母子端着热腾腾的竹碗偎在她身边:“快坐起来吃了饭好歇睡,猎人母子把她扶起,靠住猎人,猎母喂她:“这是野鸡肉、南瓜、玉米粥,吃了壮身养伤,伤好得快。”
小燕还没吃粥 ,就闻到她此生第一次闻到的特异香味。不一会吃了两竹碗。躺下,感到了暖融融地。逃出这些天来,第一次感到欣慰安然。
一觉睡来,一缕金灿灿的晨阳从洞口射进山洞,为山洞增添了生气光彩。
似乎晨阳给他增添了力量,精神了许多,这是她逃出老虎口以来第一个安然的酣睡,那铺盖着的兽皮毛虽然有点刺痒着她的肌肤,但是暖融融的,虽在初冬,暖如初春。
因为吃了两顿粥,过了一夜。她爬起来,想自己去找方便处,想扶山墙走枪伤处却剧痛难立,只好爬着往洞外爬。
在洞外烧火劈柴的母子看到她爬行问他作甚,她示意要方便,猎人知意后弯腰把她端起,她虽然喊着要自己爬行,猎人却不理会她,沿陡岩肠径走到个山窝里,端住她两条大腿,示意她大小便,小燕自觉着很不安,方便毕了,猎人随手挖起一块山石给他,她端详着那洁白,圆润如鸡蛋的山石把玩着舍不得用,猎人发现了又给他拣起一块。
白小燕被猎人抱回,,把她轻放在草皮铺上。
早板好了,猎母端进来,这是鹿肉红薯粥。她虽是富家闺秀,但吃鹿肉还是此生首次。
早饭后,金色的晨阳,为山洞涂抹浓丽的色彩,山壁上的兽皮,有金灿灿的,有苍灰色的,有土色的,有雪白的,她都叫不上名。因为在动物园见过鹿,只识得有着好看圆圈的鹿皮。
她觉着这山洞有大都市没有的独特可爱风味。
她正在尽情地欣赏间猎人母子端着冒着热气的沙盆,捧着粗细竹筒进来偎在她身边,猎母道:“来叫野娃给你冶伤、抹药,时间越长,就越不好治....”.
小燕听了疑感担心这野娃能否治伤,别治不好再给治坏了;另外,使她更但心的是她的伤都在隐私处。因而,她紧抱着胸脯,绕着双腿推辞道:“不。不用。大娘,伤快好啦,过几天养壮了,我去找八路医生治吧.....
猎母诚挚地劝告她:“野娃爷把治创咬,跌伤的秘方传给他,治的又好又快,包准能治好。小燕只是用双臂紧锁胸脯,双腿紧裹,拒绝治疗。
猎人野娃急了,放下竹药筒,就去强解小燕的腰带,不管小燕怎么恶骂,怎么用拳头,巴掌,荆条照着他的手、头脸毒打,他忍时着照旧解带扒裤。终于,在挨着痛打中把她内外裤剥扒到膝下,扒开双腿看时,见伤处严重腐烂,溢着血浓,冒着一股叫人恶心的臭味。因为伤深,脓血难清洗,用竹器拨引会引起剧痛,猎人思付有间,伏首用嘴吻住腿窝的伤口。小燕以为他搞什么下流的野蛮恶作剧,更是用荆条狠毒地抽打他。 他不顾一切地鼓气吸吮血浓伤口。抬起头来,向竹碗里吐着缕缕花红脓血,一口吐了将近半碗。
小燕才清醒过来,知道他的用意,猎人吐完吸吮的脓血,抬头时,见他的额脸,有几道血淋淋的血条。可是,猎人好像不觉自己脸上有被她抽打的血条样,抹了抹嘴上的脓血,伏首又去鼓足气吸吮创伤深处的脓血。直到吸吐的是淡淡的血水后,才用砂锅里药水洗涤,而后敷上药布贴住,拉上内外裤,用兽皮盖住下身。
盖住下身后,不问否可,不假思索地就去解她上衣胸扣。在小燕想着不知该怎么好,不知所措的时候,他已把胸衣解开。素胸上呈现支雪白红润少女桃形的嫩乳;一支乳房红肿破绽,溢着浓血,他小心翼翼地沾着药水冲洗着乳房伤处的脓血,目不转睛,聚精会神。虽然另一支酥嫩的乳房,红润的乳头在诱人的颤动,猎人没瞟她一眼,没一丝分神。好像他不是正奔腾着青春烈火的男子。
说疗完毕掩住衣衿端着盆、筒出洞。
经过猎人几天的耐心细致治疗,小燕的伤好多了,因为餐餐庞有各种兽肉粥,身体也开始恢复,精神上也爽快了许多。
几个月后,创伤基本养好,身体也恢复健康,她有意识锻练,并考虑着出山维续寻找投奔抗大的问题:母子俩会不会放自己走,要放自己走,那救命、疗养大恩又怎么报,单人走路,会否再出危险----一大堆困人的题!
近个时期,,小燕帮猎母劈柴背水、烧火、捣粮、做各类着肉粥。也帮猎人剥兽、晒皮、剔骨、寻刨药材、包药材.既锻炼了身体,验了解到山区人的许许多多的社会问题和有趣的生活习俗,使她深深懂得了农民为什么要揭竿而起的复杂内涵!真的像读了几个;月的社会科学大学!
在这些劳作中,她觉着自己可以长途跋涉了,但又顾虑猎人母子俩不放行。因为猎母一再提到儿子难找到媳妇,将不能传宗接代,恐怕要断绝烟火啦等等。那意思是想让她留下,作儿子媳妇。小燕觉着,如果不是猎人母子的护理养疗,早已没了这条命,她苦思索想既能谢猎人教命之恩,,又能投学延安抗大的良策
经激烈思想斗争,找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好办法。
一个雨天,三人坐在山洞前,整理着药材。小燕束着药材,看着对面山雨的雨景。云雾迷漫,松涛汹涌,洞口上,像大珠小株的雨帘下垂。
“大婶,大哥,因您母子对我有救命之恩,我的身子强壮了。按说该留在山上报恩,可是又得离开去投奔抗大。但救命养疗之恩-丝不报,又要我愧疚终生!
大婶,大哥三十的人了还没媳妇,你老人家常常焦虑怕难得孙孙,要断香火啦,我为报您母子的教养重恩,决定当你几个月的喜妇,我怀孕后下山投奔抗大,生下孩子就是您的子孙让他姓郑,男叫山松,女叫山花,全国胜利后接您下山一块住。这样,我带着郑家的精血离开您,心里还少安些。”
猎母听了,惊喜地道:“那可是郑家野娃的大福,几辈祖魂都会感谢你,可就是屈了囡囡!”
小燕:“屈什么,要不是大婶大哥早没了我。要不是为投抗大,我会当一辈子你的儿媳,那就这样,从今夜起,我就是你儿媳啦.....
小燕说着多情地瞟了猎人一眼,她想她的大方决定会使他惊喜兴奋。可是猎人跃站起,摇摆着药把顿声重气道:“使不得!使不得! ....可使不得!! .....
小燕听了虽感意外,但又想这不过是一句显示高风格,掩饰兴奋心情的话,那有三十岁的汉子不喜欢少女的!
夜,大风雨过后,把天空洗得晶莹明朗,星如翠珠,山峰托出玉盘样的明月,月光斜射进山洞,山洞涂洒了幽雅的银白色。
小燕虽然下决心今夜开始,但在实施行动前,还是意乱心慌!毕竟是要把少女的此生珍宝献给他啊!忽又想到自己的未来丈夫或许是武振戈时,她才放下忧虑的心。她知道以武振戈的豪风大度,他不会怪罪。想到此,她壮着胆子爬起,依偎猎人躺下,猎人发觉后挺起到另一边,她又追到另一边,用双臂死死锁紧他的脖颈,恳切地道:
 “大哥,你救我一命,我愿献身为你传宗接代,是我自愿,不是你强迫,你受之无愧。”
猎人还是那句话:使不得!
第二天晨,猎人催促小燕说:你伤好身子壮喽,该投奔延安抗大了,你准备好,明天走,我送你到红区,保证能到延安时,我才返回.....
小燕笑道:“你要撵我走?别想!”
夜,明朗的月辉照清山洞,山洞里清晰地眉目可见,天暖了,小燕脱的光条条的钻进猎人用麻袋破布等各种材料补缀成的被窝。她诚挚亲切地爱抚、拥抱、亲吻,然而猎人看着她那妩媚的眉眼,甜润的嘴唇,白玉般的臂腕,猛然挣脱她,背转身。
又是几夜,白小燕人的烈火仍然没有燃着猎人的干柴,而且猎人. 一再催促她走,她为猎人立宗的计划彻底失败。因而决定离山投奔延安抗大,告辞时激动地称着婶母,说日后要来接她同住,双双流着热泪告别。
猎人路熟,领着她绕开岗卡,穿山越岭很快到达红区。指给她前进方向后无声而去。
白小燕望着拒绝报恩的救命恩人,感慨万千,无限疚痛。
白小燕进入陕北解放区后,在各地党政军工作人员和群众热情指引下很快找到延安抗大。她望着抗大总校门口的抗大校旗,回味着几死几生的艰险征途,似乎处于如梦似醒,心里激奋的高呼;“是!是啊!这真是我梦中的抗大!!”
白小燕正掩面痛泣时,听到有人喊她;“喂,大嫂!在这有啥事”她听到喊声擦泪看时,看到一位和善的女八路,便笑答道::"大
姐,没事,我是来投学抗大的。
那女八路看到她那嫩俏的脸后变了称呼道:“大妹子,这就是抗大总校部嘛,咋不去报名?”
小燕“我不知该到哪里报名。”
女八路道:“好,大妹子,我领你去。走!”
她跟着女八路走进抗大总校部转个弯进了抗大招生办公室。
招生办同志热情地招呼坐下,出去端来一瓦盆水请小燕洗脸。倒了一碗白开水端给她,小燕慌忙站起接过,负责人十分亲切地道:“一个年轻女孩子,千山万水地投奔抗大不知吃了多少苦头”神实在可嘉!”
小燕听了,一阵欣慰的心酸,差点又涌出眼泪:“是啊!真可谓,千险万难啊!但是,为投奔抗大抗日救国,我是下定铁心千折不回,万劫不辞的.....!”
负责人赞道;“精神实在可嘉现在.请你谈谈家庭情况,个人经历,投学抗大的经过及投学抗大的思想志愿吧。”小燕一口气喝了一碗水,深深叹了一口气:“说起来话可长啦,我父是南洋的华侨巨富。我回国前只知餐桌上的大米、饱子、饺子不识五谷。攻读大学即将毕业听说日寇侵犯中华,矢志投笔从戎归国抗日。父母虽百般阻挡,我强辞漂洋归国。”
当她谈到在十军团救武振戈,越狱斗争等系列事情时,负责人眉头一皱,尴尬起来。接者忙低下头匆匆记录,直到谈话结束,再不见先前那亲切的形色。小燕因激动没留意这种变化。
谈毕,记录者告诉她少坐会,他去向领导汇报,好安排她的住处就出去了。
老长时间回来领进一个八路同志 ,对小燕说:“请你先跟这同志住下休息几天,学习问题研究后给你安排。”
小燕听了焦急地道:“我回国找抗大快找了一年!耽误了多少事!我一天也不休息了!我要求明天就到课堂听课! .....
负责人强笑道:“别焦急,休息好才能学习去,快跟他住下休息吧。有什么事让他帮你解决。我还要去开会,有事以后再交谈。”他示意那人领她走。她被下了逐客令,也只有不情愿的跟他走了。
(《抗大风云》花山文艺出版,校对:李志辉)

相关新闻

    暂无信息